当前位置:首页> 文化 >打开《飘》翻阅浙江人敢为天下先的印记

打开《飘》翻阅浙江人敢为天下先的印记

发布日期:2019-12-01 10:00:46

当我打开豆瓣的《乱世佳人》时,评论几乎总是这样-

《飘》是我母亲年轻时买的,后来送给了我。这是可以在网上看到的版本。太令人震惊了。@海鸥云

这个版本也是我在书架上做的。它真的很便宜。@abb

这个版本是我妈妈在中学图书馆里制作的。我非常想念它。当我看到它时,我陶醉了。@巧克力松饼

这本书的“浙江版”有几代人的记忆。在许多人的家里,就像传家宝一样,它从老一代传到年轻一代,这在中国出版史上是罕见的。

这本书《飘》,你知道它叫《飘》。这是美国作家玛格丽特·米切尔一生中写的唯一一部小说,但至今仍很受欢迎,是一部世界级的畅销书。

这个奇迹的创造者是一群敢于成为第一的浙江人。四十年前,浙江人民出版社首次出版了由浙江人傅东华先生翻译的《飘》。它引起了轰动,并为地方出版走向全国、面向世界打开了大门。

这是改革开放40年来除北京和上海以外的地方出版社出版的第一部外国文学名著。当时,第一版销量高达60万册,成为一本非凡的书。

这也是浙江出版史上唯一的“图书”——在《乱世佳人》出版后的第二年,出版社专门出版了一本小书《什么是《乱世佳人》,详细描述了它的出版情况。

1983年,浙江人民出版社文艺编辑室成为浙江文艺出版社。《飘》也成为浙江文艺出版社的家书。现在,《飘》在中国有五个译本,但傅莹的译本仍然是读者中最有影响力的。今年,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飘》40周年纪念版。

《飘》40周年纪念版

《飘》已经出版40年了。它背后的故事不仅是发表了40年的草图,也是社会发展进程的一个侧面。”浙江文艺出版社总编辑王小乐说。

“漂”到中国的斯佳丽和瑞德经历了一场风暴。包括这两个已经深入人心的中国式名字,金华傅东华先生的转型是翻译界以“信、达、雅”为主流的创新。

另一个争议是它首次在中国出现,几乎导致流产。浙江出版商最初的心、远见和勇气拯救了新生。

《飘》的出版正是浙江出版商突破思想禁锢,大胆进行思想解放探索的生动实践。

“在当时的大环境下,在这本书‘出了故障’后,浙江出版商不怕任何人。每个人都做出了一致的努力。从最大的领导者到最小的编辑,没有人在摇头。我们只是在思考我们的“灾难”程度,但经过反复讨论,我们没有错。《乱世佳人》王亦丰回忆起了她与困难抗争、并肩前进的团队精神,这一点她至今仍记忆犹新。

1979年,刚到浙江人民出版社两年的王方毅第一次读了傅东华翻译的《飘》,字数100万。直觉很好看,没有其他描述。

四十年后,浙江文史研究博物馆馆长、浙江文艺出版社前编辑王老师认为这种令人毛骨悚然的记忆再也无法恢复。然而,两年前,她在书架的顶角发现了一本《浙江日报》的采访书,这是她新输入的工作笔记。书中有一页说:“1979年9月22日,她开始编纂《飘》。"

《乱世佳人》出版并获得一致通过。

四十年前,浙江省只有一家出版社,王亦丰所在的浙江人民出版社。所有人加在一起只有大约70人。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社会重心明显转移,改革开放深入,思想解放,万事俱备。在文学和出版领域尤其如此。

1979年夏天,当出版社哀叹一个熟练的女人很难不吃米饭时,主要经营旧书的“上海书店”梁紫带来了傅东华在20世纪40年代翻译的《飘》和《琥珀》。

“我们不仅在找书,二手书店也希望他们的旧书能出口。他们到处都在找地方看看哪些出版社感兴趣,我们是当时浙江唯一的出版社。”王方毅说:“我们面前的问题是:面对全社会图书短缺,我们能做些什么呢?旧书可以重印吗?值得重印吗?随着改革开放,许多事情可以重新审视。开放也可以理解为“开放”。那么‘学位’在哪里?”

在出版《飘》的问题上,出版社以全票通过了。

1979年,没有引入版权的概念。“只要能找到翻译家或他们的后代,20世纪40年代的书通常就能解决问题。译者傅东华来自金华。虽然他死于1971年,但后来他在上海。如果你寻找它,你也许能从村民那里得到一些“便宜的”。王方毅只想尽快进入编辑程序。

编辑开始仅仅两天后,一场巨大的风暴就爆发了——在没有互联网的时代非常迅速。

9月24日,她在《阅读》杂志上读到了一篇关于美国小说《根》的文章,这篇文章谈到了《乱世佳人》,无情地批评了《乱世佳人》。《飘》和《根》是对立的。从裸体奴隶主的角度来看,他颂扬内战前南方的生活,并对战败的奴隶主表示无限同情……因此他受到反动势力的鼓掌欢迎。在过去的40年里,一些人不遗余力地使它成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小说”。然而,没有人否认它从奴隶主的角度看待奴隶制,因此是颠覆文学的杰作。"

王方毅立即把杂志递给了领导。不久,她收到了暂停编辑工作的通知,并要求她给出出版的理由——它是否具有艺术参考价值。

第一卷将按计划于12月出版,第二卷将于12月25日印刷,第二卷将在学校校订在王方毅的笔记中,在这20个字的背后,有许多人的坚持,但是一场更大的风暴随之而来。

在这场争论中,《乱世佳人》成为了主角

2019年,浙江文艺出版社出版了《飘》40周年纪念版。每本书还附有一张红色羊皮手记,上面点缀着许多第一次出版的旧照片和文学历史档案,包括王方毅以图形形式写的出版过程。其中一篇题为《飘向何方》的文章是由方林署名的。它最初发表在1980年1月29日的《解放日报》上。

作者直言不讳地指责-

《飘》是20世纪30年代美国的一部流行小说,现已重印。据说一本三卷本的书已经印了几十万册。......这部小说将实行种族歧视的奴隶主描述为英雄,女英雄是一个“易装癖”类型的美女。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看,与斯托夫人的杰作《汤姆叔叔的小屋》相比,它是反动和倒退的。

最后一句话是:“我希望我们的出版业不会‘漂’得太远。”

1980年1月27日和1月29日,《解放日报》先后发表了两篇文章《飘》热和《根》热以及《飘到哪里去》,拉开了《飘》批判性出版的序幕。1980年4月23日,《光明日报》发表了一篇署名冯嘉云的文章:“揭开飘的面纱”。

第二天早上,王方毅和他的同事在《光明日报》上看到了这篇报道,并去马守良主任办公室开会。“出了旧办公室,心就定了,大家都不怕,因为大家一起把这件事做好,到最后。至于结果,没有人考虑过。”

从王亦丰的工作笔记来看,自1980年2月以来,她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到处寻找外国文学专家,让他们为《飘》写评论。当时,她最频繁地找到杭州大学教授丁子春。

丁教授也是学校图书馆的副馆长,他认为有必要对这项工作进行历史分析:“当纽约放映电影《乱世佳人》时,城市自来水中的水压普遍增加,因为太多人无法生火煮饭。薄膜释放后,水压立即下降。”这些细节无法汇编。这表明这部小说有一定的内在必然性,至少它的艺术性是不容置疑的。至于作者的立场,那是另一个问题。

就像马守良后来写的一篇文章的标题一样,《乱世佳人》没有达到随风而逝的地步。

羊皮账本的一页上印着一张剪报。1980年6月15日,香港《文汇报》13日发表了一份来自北京的美联社电报,标题是:邓小平告诉一位美国朋友,他认为出版《飘》是可能的。

关于《飘》的辩论就这样结束了。

浙江出版商的突破很快引发了外国文学名著阅读的热潮。这本书的第一版卖出了60万册。很快,福克纳、马尔克斯、博尔赫斯等许多著名的外国文学作品逐渐进入中国人的阅读视野。它滋养了一代又一代年轻的中国文学,包括莫言和麦家。

傅东华

[浙江新闻]

那一年,金华人傅东华狠毒

1936年6月30日,《乱世佳人》在美国出版,打破了当时所有的出版记录。前六个月发行量为1000万份,日销量为5万份。1937年,他获得普利策奖和美国出版商协会奖。他被翻译成29种语言,售出近3000万册。

许多人知道《飘》,也许是因为克拉克·盖博和费雯丽的电影。1939年12月15日,这部根据小说改编的电影在亚特兰大首映,轰动一时,并迅速席卷全球。有些人记得,1940年初夏,这部电影在上海上映了40多天,并伴随着一个爆炸性的标题《乱世佳人》的翻译,这也引起了轰动,促使原著小说成为时尚的阅读材料,甚至有些人将其作为英语教科书。

傅东华去年刚翻译完《堂吉诃德先生传》,已经决定“收工”,但又被这股乱世浪潮推到了前面。

斯佳丽和瑞德

傅东华把这两个名字写成了中文

傅东华1893年出生在金华曹宅镇下的大黄村。他的英语基础是在上海南洋公学建立的。毕业后不久,他加入中华书局担任翻译。

自1920年以来,傅东华一直在上海大学和中国公立学校教书,写作和翻译。与此同时,他在商务印书馆做编辑。

《乱世佳人》被疯狂发行,傅东华的朋友敦促他翻译这本书。

“那时,我厌倦翻译书籍的心理并没有改变。他还认为一本时尚的书不一定是一本好书,所以他犹豫了将近一个月。直到书的内容被阅读,电影被了解到它不能与古代大师的杰作相提并论,但它绝对不能与低级趣味的时尚小说相提并论——它的流行不是没有原因的,它确实值得翻译。同时,鼓励我翻译的朋友告诉我,这本书在日本已经有两个译本,两个都很畅销。所以我出丑了,决定了这件事——他们有,我们怎么能没有呢?”

如果你浏览豆瓣,你可以看到傅东华版本《飘》的许多“回忆”。

一个豆瓣网民已经注销了他的网名,他写了一篇题为《那些年我们一起追逐的飘》的文章——40年前,他买了一本书。"首先小心地用旧报纸和白纸在书包上放两个封面,然后虔诚地打开书页阅读。"

傅先生已经把原作从内容到语言完全本地化了。首先,人名和地名被改成符合中国人阅读习惯的标题。一个人的名字从英文名字和姓氏改为中文名字和姓氏,一个声音从姓氏改为熟悉的姓氏,如斯佳丽·奥哈拉改为斯佳丽,瑞特·巴特勒改为瑞特·巴特勒。

《飘》后面

以浙江人民的凶残和勇气

1940年9月15日,傅东华为译者写了一篇序言,从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位晋人的“无情”和胆识。

“因为这样一本书的翻译不同于经典作品的翻译。如果一个人必须准确地翻译单词,恐怕读起来会很无聊。也就是说,人名和地名,我现在把它们变成了中文,只是为了给读者留点力气。对话也努力被翻译成中文。许多幽默、尖锐、淫秽的成语被我们自己的成语所代替,以达到阅读时听它们的效果。还有一些冗长的描述和心理分析。我认为这与情节的发展没有什么关系,会使读者感到厌倦。然后我会诚实和不敬地删除整段。但是这样的地方并不多。总之,我的目标是忠于这本书有趣的精神,而不是一次只忠于一个章节。如果批评者想为我挑毛病,说我翻译某个单词或句子是错误的,我要提前感谢你。”

这本书的翻译也是一个突破。

原名《飘》,原意是英雄的故乡已经“飘”。傅东华认为,上海电影最初被翻译成《飘》,这当然与其原名一致,但其中有些不像书名。后来它被改成了《飘》。这部电影是特别用途的。他不能再用它了,把它改成了一个词:《飘》。

“‘飘’的原意是‘回风’,是‘风暴’,原名风本来属于广义,这里显然是指风暴而言的;《飘》有“飞”和“渐行渐远”的意思,也包括《飘》的意思。所以我认为这个词足以表达原来名字的意思。”

[参考]

王亦丰的“尘封的记忆:建筑上的风暴”

马守良的《风吹的尽头》

傅东华《译者序》

徐梦熊在风中吹傅东华

(原标题“翻开一本书,读敢当第一的标记”,原作者马丽。编辑王蓉蓉)


彩客网 浙江11选5 江苏快3下注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内蒙古快3




上一篇:国庆到这个江南小镇,丝绸之路国家的古老文明都齐聚在一起
下一篇:环保70年大变革:“小环保”变“大环保”!齐抓共管才能见成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