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故事:一纸鉴定害了一家三口

故事:一纸鉴定害了一家三口

发布日期:2019-11-09 19:23:55

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非云·宣

普希金对人们说: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不要悲伤,不要哭泣,在那个灰暗的时刻,还有一块甜蜜的手表。

余志飞对我说:如果我能最终坚持那块甜蜜的手表,我不会让一个评价毁掉我的家庭。

余志飞是我的小学同学。他的父母是国有企业的退休工人。他也有一份好工作。他娶了一位小学老师的妻子。这两个人生了一个聪明漂亮的女儿。这家人生活幸福。

但是随着孩子的成长,邻居们称赞孩子越来越漂亮,但是他们看起来不像爸爸妈妈。邻居们漫不经心地咬牙切齿,但对志飞来说,内心的疑虑越来越重。最后,像铅块一样,它沉重地压在他敏感脆弱的心上,让他感到呼吸困难。

在他美丽的妻子面前,志飞是一个自尊心很弱的大男孩。在他结婚之前,他听说他的妻子已经和一个英俊的男人约会很多年了。因为这个男人的家庭不如他的好,她的父母强烈反对他们的关系,所以除了优越的家庭环境没有其他优势的余志飞成了这对老夫妇的首选。

婚后,余志飞尽可能爱他的妻子,但每当他看到她穿好衣服独自出门时,他内心的自卑和危机感就出现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难以克制。最后,当他听到邻居说他养大的女儿既不像父亲也不像母亲时,他可怜的最后信心破灭了。

他带着女儿,在镜子前仔细搜索了两张脸,希望能找到基因的痕迹。然而,他越是寻找,就越是失望。他越珍视“女儿不像自己”的前提,他的女儿就越像别人的同类。妻子下班回来后,他咆哮着,发出嘘声,第一次质问她。妻子满脸委屈地说,“余志飞!我没什么可为你难过的!”

然而,余志飞不是在质疑,他是在发泄。他在发泄他过去几年积累的难以忍受的怨恨。他只相信自己的直觉,他听不见妻子的话。

这对夫妇的争吵吓坏了孩子们,也惊动了志飞的父母。这对老夫妻把他们疯狂的儿子拉开,拦住了想要跑出家门的儿媳妇。在第一场比赛中,由于这对老夫妇的努力,家里的战争暂时平息了。

在一个安静的夜晚,志飞和他的妻子都睡不着。

余志飞问:“你曾经欺骗过我吗……”

他的妻子冷冷一笑:“你不相信我!”

“是真的吗?”

“不,从来没有!”

志飞觉得这个女人真的不应该当老师。她应该去好莱坞。

“不是真的。你可以带你女儿去做亲子鉴定!”他的妻子背对着他,果断地说,然后停止了说话。

志飞心想,亲子鉴定是明天的一个好办法。但转念一想,如果评估结果出来了,孩子不是他的,他会怎么做?经过多年的人工饲养,你为什么不直接拒绝呢?结婚多年后,据说婚姻破裂了。万一这个孩子真的是他自己的,他还能在妻子面前抬起头来吗?

他彻夜未眠。

老俞私下说服了他的儿子。我想你的嘴和你的完全一样。为什么你总是听外面游手好闲的磨牙的话,给自己添麻烦?余志飞沉默了很长时间,说她在嫁给我之前和那个男人玩得很开心。

听到儿子说这样的私事,老余很尴尬。他吸了一口气烟头,对儿子说:“时代变了。这是她结婚前的自由。我认为丫丫的妈妈仍然是一个孝顺诚实的孩子。她不会对你做任何错事。余志飞问,你是在安慰我还是在骗自己?

老俞挥挥手,一言不发地离开了。

老余去学校接孩子们。在他眼里,他的孙女看起来也像他自己家的孩子。他抱起雅雅,吻了吻她粉红色的小脸,说雅雅是爷爷真正可爱的孙女,父子俩在夕阳下笑得很开心。

但是当他回到家,看着他不开心的儿子时,他总是对那张像a4纸一样布满褶皱、无法再展开的脸感到焦虑和无助。

老俞去了一个老战友聚会,见到了当年最铁腕的战友老蒋。老蒋喝得太多了,拉着老俞的手哭了,诉说着自己命运的不公平。

他说他的儿子娶了一个不三不四的女人,他生的孙子越大,就越不对劲。然后他跺着脚,拉着孙子做另一次亲子鉴定,结果显示孙子不是他自己的。他非常生气,甚至打了他儿子三巴掌!我儿子说我没有生育能力,所以我嫁给了一个带着肚子进屋的男人。我没有打破老江家的家庭界限。你这个老家伙甚至扇了我一巴掌!

老俞安慰了老蒋,把他送回酒店住了。在回家的路上,他想起了老蒋所说的“下一代亲子鉴定”,突然想出了一个主意。他想,如果下一代也能做一个评估,那你为什么不偷偷带孩子去做一个评估,当你得到结果并偷偷拿给你的儿子,那么你就可以消除你儿子的疑虑,同时你也不会影响这对夫妇的关系。这难道不是最好的方法吗?

第二天,他直奔老蒋下榻的酒店,亲自询问了“下一代亲子鉴定”的细节。

在老蒋的介绍下,他联系了一家医院。在全家人的背后,他完成了所有必要的证件和手续,在预约的那天,他带着离开学校的雅雅雅(Ya Ya)去鉴定和取样。他长期无法解决的难题即将得到解决。一路上抱着孙女,他感到轻松,没有任何疲劳。

他的妻子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他甚至在梦里是怎么笑的。

老俞笑了笑,没有回答,而是扬起眉毛,唱了一首歌:“知道旅程是危险的,越危险,就越向前。”无论形势如何变化,革命的智慧将战胜天堂!"

最后,在鉴定结果公布的那天,老余迫不及待地想去医院。他一进医生的房间,就急切地向医生询问结果。医生示意他坐下,问道:"你的儿子、儿媳、丈夫和妻子怎么样了?"老俞一听,觉得紧张:为什么?是吗...

医生接着说,鉴定结果显示,你和你的孙女之间没有生物学上的孙辈关系。

老俞惊呆了,喉咙堵了半天。

医生说,如果你的儿子和儿媳妇关系融洽,我个人建议你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孩子的父母。

老俞的眼泪开始在眼眶打转,说这是不可能的。我的儿媳妇很正派。她是人民的老师。不,这份评估报告有什么问题吗?

医生斩钉截铁地说,整个评估过程都有记录,医院有一个常规流程,每个环节都有负责人签字。评估报告不会出错。

老俞还是不愿意说下一代做的亲子鉴定在准确性上是可靠的?

医生仍然毫无疑问地说,这种鉴定是基于对人体内所有23对染色体的检测和比较,准确率为99.99%,几乎不可能造成问题。

仿佛世界末日来了,老俞拖着他那条装满铅的腿回家了。看着活泼可爱的丫丫,他再也提不起精神来了。雅雅跑过去,伸手要爷爷拥抱他。老余脸色阴沉地把她推到一边,说,你自己去玩吧。他的妻子拉起受委屈的丫丫,责怪老俞。老余不耐烦地转身进了卧室,关上了身后的门。

他颤抖着从口袋里掏出纸鉴定报告,如拿着一颗滴答作响的定时炸弹,一时间恐惧不知道为什么。他整夜没睡,叹着气,无视妻子的问题。他还没想出该做什么。他怎么能告诉她?他认为她是个家庭主妇,可以有任何好主意。如果他告诉她,事情可能会出错。

最后,他决定把报告给志飞看。他有权知道真相。

志飞把妻子叫到卧室,冷冷地问了一个问题:“你骗了我吗?”

听到这里,他的妻子开始大叫,“余志飞!你已经完成了!不要活在这一天!”

余志飞当着妻子的面猛烈抨击了评估报告,并喊道:“看看你自己,你这个无耻的家伙!看看你都做了些什么!”

我妻子看着报告绝望地说:“余志飞,我告诉你,不要因为我没做过的事而玷污我!”说完后,她把报告扔到地上,拉开门,看见老余和他的妻子站在门口。她哭着对老俞喊道:“如果你无事可做,你要做什么样的评价?”抱起哭泣的女儿,头也不回地跑开了。

老俞在脑海里想象了无数次,终于在现实中实现了,这让他措手不及。这件事,是因为他。他的妻子等了一会儿,过了很久才说,“什么?你丫不是我们自己的孙女吗?”

志飞已经好几个星期没找妻子了。他白天仍然去上班,但晚上喝得烂醉如泥。他问自己,这么多年来,他的婚姻是如何被毁掉的。孩子在哪里?这孩子是无辜的!但转念一想,他告诉自己,他不是无辜的吗?被那个女人骗了婚,头顶着一片青青草原,喋喋不休地为别人抚养孩子,到头来还是想念那些混蛋,余志飞你是多么的贱啊!

一个月后的一天,他的妻子和丫丫突然出现在志飞城建局的办公室里。她带着你,问他,你认识这个孩子吗?余志飞正忙着推着他们往外走,说谁叫你跑到这里来的!她一遍又一遍地告诉志飞,她现在要做亲子鉴定。余志飞尴尬极了,她大叫着把她推出去。

他的妻子挣脱了他的手,拉着雅雅跑到办公室的中心,对着围观者大喊:“我是余志飞的妻子,这个孩子是他自己的女儿。然而,志飞现在坚持认为孩子不是他自己的。他陷害我,侮辱我,想摆脱我!”他指着志飞问道,“你说,你还有别的女人吗?想摆脱我,是的,但是你不能侮辱我!你真的不想要孩子,请说清楚,不要只是说她是个混蛋!”

余志飞急着训斥她离开这里。她抓住女儿的手,愤怒地推开他,冲出了门。剩下的余志飞尴尬的站在原地,一群同事在他身边窃窃私语。

于是志飞请假了。妻子一片哗然后,他再也不能去上班了。当他刚进屋时,手机响了,一个奇怪的号码,对方叫它县公安局。他被要求立刻去县医院停尸房——他的妻子,那个刚刚在他办公室里大吵大闹的女人,从他的办公室出来,直接把孩子带到县里最高的大楼,然后带着孩子向世界告别。

余志飞的大脑像火药一样爆炸了,闷了半天不明白。他绝望地冲到停尸房,看到一大一小两具冰冷僵硬的尸体。他们曾经有过多少爱,多少笑声和多少甜蜜,现在他被单独留下了。他们离开了,再也没有回来。所有这些都是他自己做的。他从沉默的悲伤变成了大声哭泣。他不停地敲打自己,敲打自己的胸膛。

老俞和他的妻子也来打听,看着人们日夜生活在一起,现在阴阳分离,又冷又硬。

警方向志飞递交了一封信,称这是死者的遗物。余志飞用妻子精致漂亮的字体打开,写道:

“亲爱的丈夫,这是我最后一次用这个词来称呼你。虽然你从未向我敞开心扉,但我对你的爱是真诚和纯洁的。不要再怀疑生活了。这会让你变得脆弱。雅雅和我去了另一个世界。你应该好好照顾它。你死后,我们会重聚——你的妻子。”

葬礼结束后,老余在家告诉儿子,我们应该错怪你媳妇。她是个正派的女人。余志飞感到一阵悲伤和泪水。老余说,我认为问题出在这份评估报告上。他的妻子犹豫了很长时间,然后突然她哭了起来,好像她明白了什么。她后悔地拉了拉老俞的裙子,说:“我明白,是我。我已经造成了他们的母子!”

余志飞问:“妈妈,怎么了?”

“芝妃,你呢...你可能,也可能不是你父亲的!”

老余感到头晕目眩,支撑了很长时间。他厉声对妻子说:“你是说,你背叛了我,你……”

“不!不,我不抱歉,是张锦明杀了成千上万把刀!”

原来,当老俞和妻子新婚时,老俞的好同事张锦明经常去他家。老俞和他的妻子把他视为亲密的兄弟。我不确定这个男孩是否已经对他的新媳妇表示了爱。

最后,在一个出差的晚上,一个喝醉的张锦明打开了老余媳妇的门。看到是他,老余的儿媳妇只好让他去房间。虽然晚上一个人不方便,但当他像这样喝醉时,很难摆脱他。我们就将就一下吧。

老俞的儿媳妇为张锦明煮了热茶来醒酒。然而,张锦明没有拿起杯子,而是抓住她的手,利用了酒的力量。啊!事后,胆小的她不敢和老俞说清楚。不久之后,张锦明辞职去了别的地方,再也不和老俞交往了。

老俞的媳妇发现自己怀孕后,她对自己说,孩子一定是老俞的。30年后,出乎意料的是,30年后,老俞带着芝罘的女儿进行了另一次亲子鉴定。没想到,芝罘不是老俞的亲生儿子。出人意料的是,30年前犯下的错误导致了30年后他的儿子、妻子和女儿的死亡。

余志飞嘶嘶地撞在墙上。

老俞上气不接下气,所以他跑到厨房,拿起菜刀给了妻子一刀。

附近响起警笛,救护车运走了老余妻子的尸体,警察带走了老余和志飞。

后来,老余被判刑,余志飞完全无法过正常的生活。他会不断前来看望他的朋友和同学,重复他是多么爱他美丽的妻子和女儿。

如果生活欺骗了你,不要冲动,不要惊慌,你应该保持清醒,用智慧前进。(作品的标题是:“一张纸杀死了一个家庭的三个成员”,作者是费云轩。发件人:每天阅读故事应用,看得更精彩)

点击[关注]按钮,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


快三技巧 秒速赛车下注 北京赛车pk10官网 内蒙古十一选五 江西快3投注




上一篇:Angelababy巴黎看秀被骂没洗头 真相却是如此
下一篇:小伙保送北大博士后做了一件事……